欢迎光临,,境外结算网                                        

当前位置:境外结算网 > 境外结算 > 境外结算

人民币国际化“过快”惹争议

  研究公司BGC Markets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是第一个在无锚货币时代,在货币和黄金完全没有挂钩的情况下尝试发展国际货币的国家”,而人民币如若将来能与美元进行直接比较,还需要通过建立货币的公信力和国际声誉,将人民币输送至外国持有人手中,让其对货币前景有信心,并愿意长期持有。

  自5月底开始,境内及香港离岸即期市场的人民币报价均出现下跌。5月30日,境内即期人民币收报6.1309,下跌42个基点,与人民币现货价走势背离。香港离岸人民币即期市场收报6.1340,较前一日亦出现下跌,且贬值预期超过境内市场,而这也是远期人民币市场连续第三日走低了。

  人民币升值已接近疯狂,外贸市场也饱受巨创,但一直在力推人民币国际化的中国央行仍坚持“不贬值”。而处于旋涡之中的部分外贸公司开始自谋出路,有的干脆加速结汇,大量增持美元。

  与此同时进行的则是不断加快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6月7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1620,再创2005年汇改以来新高。至此,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今年已升值超过1.85%,相比去年全年0.23%的升值幅度,今年的增幅已超去年8倍。

  人民币国际化提速

  大规模的套利资金流入也是前期人民币快速升值的主要推手,这些套利甚至造成了外贸数据异常。据悉,4月开始,广东省分管外贸的副省长招玉芳即赴深圳调查此事,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分局也开始对深圳的贸易信贷进行调查。

  经济结构矛盾突出

  “我不认为人民币汇率还会大幅上涨”,掌管一家大型外贸进出口公司的陈思源表示,作为一家主打欧美市场的电子元器件生产出口的企业,陈思源旗下的益创电子每月都有数亿美元的外汇待结,今年上半年他们是收到货款就马上结汇兑换成人民币。“从6月开始,我们打算减缓结汇的的节奏,如果汇率还往上走,我们还打算买进一点美元,准备拿一段时间。”陈思源明确表示。在他看来,外贸行业中有此计划的同行不乏其人。

  在6月初最新公布的宏观经济数据显示,两个反映中国企业状况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出现“打架”,而这背后显示着中国经济背后严重的结构不平衡。

  而在此之前人民币已现贬值预期。6月3日,中国货币交易中心公布的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报6.1806,比上一个交易日上升10个基点(即人民币兑美元贬值10个点)。

  在资本项目开放上,央行与国家外汇管理局今年推出了首批跨国企业总部人民币资金集中营运试点,还在前海特区开展人民币跨境贷款业务。而在5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也指出,今年会提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

  对此,有分析师认为中国人民银行(下称央行)行长周小川于6月4日当天在国际货币会议2013年年会上承诺人民币“不贬值”对人民币再创新高起了重要作用。

  为加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范围,自3月7日,央行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续签了3年的中新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后;4月初,央行与澳大利亚等国签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如今法国表示正在中国央行谈中法两国货币互换协议。除此之外,5月,央行还与卢森堡、新加坡等国共建了新的人民币离岸中心。

  究竟持有这种看法的外贸企业有多少,仍难统计。但数据显示,进入6月后,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比中间价高出0.75%左右。而从4月人民币升值以来,这一数据一致维持在0.95%左右,甚至逼近1%的升幅上限。这一数据可以解读为人民币升值势头放缓,购汇与售汇之间的比例开始有所变化。另一方面,海外一年期美元兑人民币NDF(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汇率走势表明:未来一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预期扩大至2.0%左右,而此前5个月均值为1.3%,这显示市场对人民币升值前景出现分歧。

  “如果往年有如此大规模的热钱涌入,管理层肯定已经加强管控,甚至会对汇率中间价加以控制,”李大伟表示,如此一来,起码外贸企业快速结汇的意愿会得到控制,不会进一步推高人民币汇率。“但这一波热钱涌入,似乎看不到管理层有加强汇率控制的意愿。”李大伟认为,这背后与近期中国加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关系密切,因为唯有维持长期强势坚挺的货币,才能在境外实现货币广泛自由兑换、交易和流通。

  “这些数据表明,人民币在经历一波飞快上涨后,市场担忧人民币后市走势,但这并不代表人民币会马上贬值。”李大伟表示,在他看来人民币升值的理由已经微乎其微,同样现阶段迅速贬值的可能性也不大,而升值难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实体经济没有起色”。

  自今年3月16日,周小川成功连任央行行长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明显加快。一般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基本发展路径会分为三步,第一步是在中期内(5~10年)逐步成为广为接受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第二步在中长期(10年后)逐步开放资本项下管制后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国际投资货币;最后是在长期内(20年后)逐步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实际上即使官方指标中,5月制造业企业生产经营回拨预期指数为56.3%,环比回落3个百分点,这表明企业对未来3个月生产状况乐观态度有所下降,”李大伟表示,如果再考虑工业用电指标、港口货运量等数据,均显示中国制造业尚未走出谷底。“因此人民币继续上涨的基础不结实。”他认为。

  官方机构国际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PMI为50.8%,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其中制造业企业生产指数为53.3%,环比上升0.7个百分点,是当月PMI提升的主要动力,这反映企业经营形势逐渐向好,库存调整见底。

  受此影响,4月中国经深圳对香港的出口增速开始大幅下降,从3月份的92.9%下跌至4月份的57.08%。但即便加大对虚假贸易的打击,但热钱流入的势头并没有被遏制。4月末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月为273630.89亿元,较3月末新增2943.54亿元。外汇涌入,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也出现大幅增长,今年前两个月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增长4128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57.6%。

  “人民币是周小川的‘小儿子’,是他任内最后一宗重要改革。”亚银投资首席分析师李大伟笑称,今年3月,周小川再度连任央行行长后,境外媒体用了“人民币国际化将提速”作结论。因此当其连任消息公布后,国内外对于人民币前景看好。果然,人民币汇率从3月末开始了一波史无前例的上涨。

  但汇丰发布的数据却与之相反,5月汇丰PMI终值下降至49.2,这一数据不仅低于此前公布49.6的初值,而且还创下8个月的最低位,是去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50%的临界点。反映制造业经济开始收缩。

  在年会上,周小川表示:“中国不会通过竞争性的货币贬值来提高国内的竞争力。从2005年实施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经升值35%,但实际来看这个数字还会更高。”

  整个4月,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市场上十分惹眼,在全球货币纷纷贬值之际,人民币却在以罕见强势的姿态快速升值。

  4月18日,人民币连续4天,直接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推高0.3%,仅仅这4天的涨幅,已经超过了2012年全年的升值幅度。5月,人民币更凶猛,出现七连涨,截至5月31日一举升破6.18的关口。来自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数据显示,在4月1日至5月31日的40个交易日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17次创出2005年汇改以来的新高,而且这一势头还在延续。

  官方数据以大型企业为主,样本超过3000家。而汇丰则以中小企业为主,样本量为430家,对此汇丰与官方给出的答复都是一致的,主要是样本以及季调方法不同所致。以上数据打架说明中国经济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

  之所以有此转变,主要是因为陈思源对于人民币这一波的急速升值有所怀疑。“到现在为止,外贸依然是中国经济最重要的拉动力之一,人民币升值直接削弱了中国制造的竞争力。”陈思源表示,在印度、日本、韩国、南非、东南亚货币都在贬值的时候,这种升值造成的压力成倍增加。“我们近期计算过,人民币每升值150个基点,公司相对于竞争对手的成本就增加1%。”他表示,短期内中国外贸型企业还可以通过维持客户关系,改变原材料采购地点等手段减弱这种影响,“但如果人民币涨幅过快,外贸行业乃至中国经济都会有很大冲击。”一些毛利率不高的外贸企业干脆表示,如果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到5.8,整个行业会死掉一大半。所以陈思源认为人民币升值空间已非常小,“相反美国经济复苏,美元可能会开始一波长期升势。”